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宇嘉 > 广州没有理由“不出彩”

广州没有理由“不出彩”

笔者长期生活的广州,近期发生了几件颇引关注的事情。一是2017年广州《财富》全球论坛路演开启,6月8日在芝加哥举行推荐会,巴黎、香港、纽约、华盛顿、新加坡、东京等地路演已结束;另一件是5月23日,广州举办了一场阵容豪华的人工智能峰会,百度、雅虎、亚信等掌门人悉数登场;再有就是,今年一季度广州天河GDP超过深圳南山,居广东经济第一区。

很多年了,“北上广”是中国最大城市,毋庸置疑。但近年来,由于在多个新兴产业浪潮的追赶上不够坚决,加上主政者的观念还停留在改革开放后引进外资企业,华南经济、文化和政治中心“唯我独尊”,而前瞻性地培育和发展新兴产业需要的更加开放、前瞻和“大开大合”的城市治理理念尚未形成,导致广州在新一轮城市竞争中,输给了深圳,甚至是苏杭等明星城市。

再加上,房地产热火朝天的这几年,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,楼市不温不火,房价相继被厦门和南京赶超,甚至不敌省内小弟珠海。于是,就有“京沪深”取代“北上广”,杭州取代广州,广州被踢出一线城市的说法。确实,代表竞争力和前途的新兴产业上,广州拿不出叫得响的品牌,制造业产值排在深佛之后,工业品进出口在东莞之后,金融被深圳甩出去,宜居不如珠海。

现在,广州确实感觉到危机来临。不提红的发紫的杭州,咄咄逼人的郑州、杭州,就连东莞都进入“新一线城市”,未来或将挤入一线城市,“深圳科技园-东莞松山湖”产业带或将是中国未来的“硅谷”。而且,深圳、东莞、珠海、顺德等,开始抢广州的人才了。根据蚂蚁金服2015年发布的《大学生就业流向报告》,在前十大热门的大学生跨市就业路线中,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广州贡献的,分别是广州到深圳、广州到佛山,意味着广州在为周边无偿培养人才。

事实上,广州才是人才高地。无论是大学数量、集中度,或是南方传媒、岭南文化、体育品牌、艺术门类,广州在国内都占有重要一席。另外,作为千年商都,广州这座城市以务实而著称,在吹牛方面的确乏善可陈,实体经济占比大,虚头八脑的东西少,资产泡沫自然就少。而且,改革开放以来,广州变成一块拼搏的热土,所谓“少不入川、老不进广”,说的就是广东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催人奋进的地方,人们到这里不是享乐的,而是要披荆斩棘、干事业的。

再者,金融创新、大众创业、互联网等新兴产业,突飞猛进式的发展暂告一段落,未来国家更加强调“脱虚回实”,夯实实体经济基本面,纠偏过快发展中的问题。无论是金融“去杠杆”、中国制造“2025”,还是“一带一路”等,都是奔着这个去的。对广州来讲,综合性交通枢纽、汽车和船舶制造、广交会等商贸物流,美食和文化等,都将助推广州在结构调整中占得先机。

目前,京沪这两个超级大城市,不管是乍舌的高房价,还是有形的政策,都在将人往外赶。深圳尽管仍是吸引人才的高地,但实体经济很难托得起高房价,或许将越来越精英化和高端化,制造业很难生存下去。房价低,这是广州另一大优势,如果能将其与本市每年培养的上万大学生结合起来,广州将在去泡沫过程中站的最稳,重振制造和商贸雄风,立粤港澳发展之潮头。

广州已开始行动,入户门槛降低,本科生入穗敞开大门;其次,海量建设人才房,2017年推出1.2万套,7000套给无房的新就业大学生。近期,作为广州市内仅次于天河的第二经济大区黄埔,抛出了其他城市望尘莫及的人才补贴政策,符合条件的企业落户最多可奖1500万元,精英人才最高可获1200万元资助,全市范围内首次将应届本科毕业生纳入住房补贴范围,一次性发放2万元。就笔者体验,无论生活气息和丰富度,低成本和便利性,广州是一个创业生活两宜的城市。将文化传承、改革传承、低成本和实体经济结合,广州没有理由不出彩。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