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宇嘉 > 万科股权之争落幕是反思公司治理模式开始

万科股权之争落幕是反思公司治理模式开始

继年初华润退出,将持有的15.3%的万科股份让予深圳地铁(“深铁”),近日恒大也将所持万科15.53亿股份转让给深铁。由此,深铁以总持股比例29.38%,凌厉地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,距离控股股东也仅一步之遥,而“宝能系”则以25.4%的持股比例,从万科第一大股东下沉为第二大股东。这意味着,自2015年上半年“宝能系”首次举牌,历经安邦介入、深铁定增受阻、恒大强势介入、原大股东华润退出等资本博弈,延续超过两年的“万科股权之争”将走向终点。

这一局面并不意外。因为,自从2016年12月金融监管部门措辞严厉地批评险资大行杠杆收购,甚至将杠杆收购、险资套利定性为行业强盗和犯罪后,旨在重构金融资本和实体企业关系的监管革新已全面开启。比如,监管层严厉质询并叫停万能险,“一行三会”频繁发布规范理财、同业等监管新规,填补金融套利空白。特别是,今年以来,“防风险”成为宏观调控的主题,防范金融风险甚至上升到国家战略。监管环境瞬变,意味着万科“股权之争”平稳落幕已板上钉钉。

同时,各路资本大鳄争相趴在万科身上,连同南玻A逼宫事件、格力被入侵事件,以及杠杆收购愈演愈烈,让资本游资化、游资投机化,金融风险显化的乱象大白天下。大是大非面前,关系我国金融秩序能否规范、实体和虚拟能否摆正的大业面前,管理层不可能坐视不管。杠杆监管新规出炉前,既有规则下的存量股权博弈,成为万科“股权之争”软着陆的可行路径。于是,年初华润将15.3%的持股让予深铁,随后恒大表态不增持、不控股,“股权之争”平稳落幕开启。

去年底,恒大借壳深圳老牌国资房企——深深房,同时成为深圳地方政府“座上宾”,并增厚了在深圳旧改项目的储备规模。不久前,恒大正式将总部从广州迁入深圳。看似,上述事件与股权之争无关联,但背后推理不言自明。显然,存量股权博弈的路径已趋清晰。这就是,深圳将地方国企深深房这一上市平台给予恒大,恒大顺利进入深圳这个国内任何一家开发商必争的市场(包括拿地、旧改、基建、地产金融平台等),换取恒大退出,并将其所持股份让予深铁。

这就是为何,2016年底,恒大向深圳地方政府递交书面报告,宣称将从大局出发,并作出“5点表态”:不增持、不控股、暂代持万科股份、愿转让万科股份给深铁、支持万科重组方案;这也是为何,总收购缩水70.7亿元的情况下,恒大也愿意转让万科股份,放弃成为万科重要股东后,可按股权比例分享可观的年度分红。不管是年初华润退出,还是近日恒大退出,都是万科“股权之争”平稳落幕的必经步骤。恒大退出无疑是最关键一步,也意味着股权之争抵达终点。

万科“股权之争”落幕,最直接的利好,就是深铁和万科如愿结合在一起。前者需要的是,基于20多年“三好住宅”、“工厂化住宅”的开发经验,万科专业的开发能力、资产快周转能力、成本控制和融资能力,能够将“地铁+物业”演绎到极致,助推深铁可持续经营;对万科来说,深圳及国内各大城市的地铁建设规模史无前例,对新房开发空间已触顶的楼市来说,轨道时代来临意味着“楼市半径”延伸,因为轨道等基础设施跟进后,存量物业变得有价值,这是楼市的机会。

意义之深远远不止于此,内需是转型方向,城镇化是最大的内需,城镇化和房地产的下半场都在“都市圈”,连接二者的就是轨道交通。转型期,“稳中求进”是总体方略,代表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“轨道+物业”,将是实现“稳增长”的不二选择。这就是为何,管理层特别强调,要借助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,将大城市住房需求疏导到周边,将三四线去库存与“都市圈”结合起来。事实上,轨道交通先行已在路上,“八纵八横”取代“四纵四横”的高速铁路网规划已出炉。

未来,四大都市圈(包括郑州、武汉的中部都市圈)将成为高铁、城轨、地铁等最密集区域,也将成为人口和经济最密集区域。以珠三角为例,根据《深圳市轨道交通规划(2012-2040年)》,深圳轨交运营总里程将从目前的158公里增加到2020年的435公里,2040年达到1153公里,超过伦敦、巴黎、柏林等欧洲主要城市,其中有13条轨道连接穗莞惠。届时,以广州和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,将成为全球最大和人口、经济最积聚的都市圈,对增长、转型和楼市都是莫大利好。

万科股权之争平稳落幕,第二个影响就是对于资本市场公司治理的再造,也将间接推动公司法、证券法修订和完善。投资者举牌上市公司是正常的市场行为,对那些忽视公司治理结构的决策层(管理层)来说,举牌是可置信威胁,将警示其扮演好自身角色,更好地为股东服务。万科股权分散,大股东充分信任管理层,从不行簪越而谋求企业控制权。管理层不控股,行为不会“短期化”,从而造就对成功和伟大不懈追求的精英管理层,最具股东回报和社会贡献的行业翘楚。

毫无疑问,深铁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后,一定会确保不再出现所谓的“野蛮人敲门”。同时,万科管理层抱住深铁这颗大树,将率先占有楼市存量时代的重要一席,这是个看起来满意的结局。但是,“一股独大”的简单规则重回主导,外部威胁不再、管理层智力资本发挥的空间下降,对公司治理未必是好事。互联网和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时代,房地产存量时代,资本的作用理应下降,知识和智慧才是企业和行业最有价值的东西,也是行业转型和企业做大做强、打造百年老店的命脉。因此,尽管万科股权平稳落幕,复盘和反思什么是好的公司治理模式才开始。
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