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宇嘉 > “人才大战”,哪个城市将胜出?

“人才大战”,哪个城市将胜出?

一个马云可以让杭州成为互联网之都、移动支付之都,这也是杭州晋升新一线城市“二把交椅”,未来甚至有望进阶一线城市的“杀手锏”。看来,人才确实能改变城市的命运。工业和制造业繁荣的时代已过,主政者坐不住了,因为工业增加值降至1%左右,原来的GDP长子们,现在成了遗老遗少。能否吸引到像马云一样的人才和阿里一样的企业,新兴行业顶大梁,才是合格的父母官。

于是,人才大战硝烟弥漫开来,不是北上广深的寡头竞争和富贵游戏,这次发难的是二线城市。他们手中的利器,非名企,也非高薪,而是目前年轻人才最强烈的愿望:拥有自己一套房子。有人说,吸引人才最主要的是就业机会和创业环境。大错特错,之为人才,首先是人,解决作为城市居民的基本生活和诉求,如住有所居和拥有一定资产。否则,免谈虚头八脑的“人才”。

近期南京规定,非南京户籍硕士及以上和高级职称人才买房,不需纳税或社保缴纳证明。六朝古都、科教中心之称的南京,居然留不住人才。江苏省教育厅数据显示,2015年,48%的博士和58%的硕士毕业后离开江苏,大批高精尖人才流向一线城市,对名校数量进入国内TOP5、地位上有“中华正朔之名”的南京来说,异化为一线城市的人才培训基地,这是多么尴尬的事。

原因简单,南京国有传统工业重镇(电子、机械、石化等)的帽子摘不掉,历史包袱太重,维持就业和补贴企业,吃掉了大部分红利。同样遭遇的还有科教重镇武汉、西安。近期武汉提出“5年内100万大学生留汉”计划,并祭出“以房留人”利器彰显心切:毕业3年内的大学生,凭毕业证即可申请武汉常住户口,毕业超3年可凭社保落户,改变为他人做嫁衣的苦涩和无奈。

4月份,西安提出,普通高校新毕业大学生租住公租房,免于资格审核,可享受1-2年执行廉租住房租金标准的过渡期。此外,为了让天下英才为己所用,东莞、合肥、珠海、济南等二线城市也抛出人才置业计划。高房价已成一线城市留人的软肋和人才的“心痛”,一线和二线城市房价比已从2015年的2.1倍上升至3.5倍,不仅人才被赶走,就连杰青、长江和院士也被吓走。

长期的政策庇护和资源垄断,一线城市被喂得胖到发喘,像一只勒得紧紧的肉粽子,向外流油,不仅外围小弟们(比如广深边上的东莞、惠州、中山,河北“环北京”,上海边上的昆山等)受益,而且产业开始迁往二线城市,这就有了所谓的“新一线”城市的机会。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,2017年毕业季,一线城市和15个新一线城市大学毕业生签约比例分别为33.5%和33.1%。

但是,一线城市的境遇也不同,北京和上海已经往外赶人了。入户、教育、买车、买房等门槛早已高高筑起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两地政府明确表示,人口要减量。过去,不管如何限制,大家还是趋之若鹜,因为有就业机会就有希望,安居乐业的梦想迟早会实现。现在,房价高不可攀,生活成本高企,安居京沪不可能,“扎根”无望只能离开。2016年,京沪常住人口开始减少。

京沪关起大门,二线城市意欲坐收渔翁之利,市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广州、深圳,敏锐地感觉到了背后的凉意。华为迁往东莞,深圳惊呆了,2002年《深圳,你被谁抛弃》的情景或再现。当下,深圳要做的不是疏解人口和产业,而是要吸引人口和人才。2016年,深圳出台堪称一线城市最宽松的落户政策,几乎所有本科生都可以流程化地落户。有人估算,深圳户口可能值180万。

2016年8月,深圳宣布“十三五”筹集人才住房30万套,相当于建市以来保障房的总和。2016年,深圳增加了60万户籍人口,平均年龄不足30岁。2017年,入户潮叠加二胎新政后的婴儿潮,深圳人丁兴旺,一派繁荣,入园入学拥挤不堪。广州不甘落后,除降低入户门槛,2017年推出1.2万套公租房,并加大外围低成本空间开发。凭创业软环境,广深更胜一筹。若房子问题缓解,综合自然环境,产业和公共设施基础,广深及环广深形成的“大广深”更胜一筹。

推荐 3